kardamo
kardamo


简单来说, 外汇交易就是做货币差价!那么传统的汇率差价合约是如何运作的呢?打个比方,在2018年3月, 也就是去年。


   人民币六块 二分钱等于一美元。


  也就是说,我可以用62400元人民币直接在货币兑换商或银行兑换10000美元。


  那么到2019年6月的时候,1美元相当于每小时6元人民币。


  然后我把手中的 1万美金现金换到银行,再换回人民币。


  我从这个价差合约中能 获利多少? 在这 15个月里,我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只是把我的 1万美元好好保管起来,我获利6700元。


  在这15个月的理财期间,获利10%。


   这就是外汇交易。


  机构投资者 不太担心 解除 做空 禁令对于 市场的影响。


  高盛在本月早些时候的研报中表示,在过去两次 卖空禁令解除后, 韩国股市均出现了调整和波动性上升的情况,但均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收复失地。


  此外,解除做空限制也有利于 外资流入速度加快。


  韩国基准股指Kospi指数今年到目前为止已经上涨了12%,2020年的涨幅达到31%。


  像世界上许多 国家一样,韩国在去年初禁止卖空操作以遏制疫情冲击之下的市场震荡。


  此后两次延长临时禁令,现在这个亚洲国家是唯一一个一直维持该禁令的主要市场,而诸如意大利和法国仅维持了 几个月的限制。


    《21世纪》:为什么CPI和非食品CPI增幅相差较大?  明明:这很重要一点是因为今年 食品价格呈下降趋势,主要是 猪肉价格下降。


  在中国的CPI统计里,猪肉的权重占比是比较高的。


  但是,在过去的一两年,猪肉价格是比较高的,因为中国猪肉生产有一个“猪周期”,猪肉从出生到生产到消费有一个过程,所以供需的波动导致猪肉出现一些周期性的特征。


    过去两年,猪肉产量下降导致整体猪价上涨较快,最高的时候猪价达到40元至50元。


  而今年猪价只有十几元至20元。


  因此,今年随着猪肉生产、猪肉供给的提升,再叠加去年的高基数的作用, 总体而言,以猪肉代表的食品价格实际上对于总体的CPI起到下拉的作用,最后的结果就是体现出总体的CPI比非食品的CPI反而要低的特点。


    发达经济体 货币政策陷入“ 流动性陷阱”  《21世纪》:5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称,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可能阶段性推升我国PPI,但初步性通胀风险总体可控,并强调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 空间


  我们应该如何理解“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这一表述呢?  明明:既然我们要保持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那么必然有些国家是不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


  不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主要就是以 日本和欧洲为主的发达经济体。


  在过去10年里,全球宏观经济是一个低通胀、低 利率的特征,所以很多国家像日本和欧洲都进入了零利率和负利率的一个宏观环境。


    货币政策最重要的一个工具就是调整利率的水平,如果利率已经到0甚至到负,那么就没有再往下调控的空间。


  对于这些国家来说,他们的货币政策其实是比较纠结的,陷入了一个流动性陷阱,没有办法再进一步的刺激经济。


    相对来说,我们国家的货币政策空间还是比较充足。


  特别是在去年面对疫情,我们的货币政策总体积极响应,但同时更多的是关注结构性的问题,没有做大水漫灌。


  所以,我们现在的 名义利率和货币政策空间相对其他国家,如日本和欧洲,是更充分的。


  我们现在的短期的名义利率在2%左右,中长期的名义利率,如10年国债还在3%以上的水平。


  即便未来我们面对一些宏观经济的不确定性,我们也有足够的货币政策空间进行应对和反应。


  
本文标题:kardamo
本文链接:http://www.thaiforex2u.com/whtz/3650.html
作者授权:除特别说明外,本文由  xm外汇代理 原创编译并授权  xm外汇代理 刊载发布。
版权声明:本文不使用任何协议授权,您可以任何形式自由转载或使用。

共有 0 条评论

{音乐代码}